— 咨询热线 —400-628-2893
qq彩票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学习用品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
400-628-2893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平华国际大夏51号
传真:020-58133602

文具套装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文具套装 >

但是计算大年初一也没有几天

发布时间:2019-02-15

  查阅百度【压岁钱】,发现是这样的解释:传说,古时候有一种小妖,名字叫“祟”,黑身白手,每年的年三十夜里出来害人,它用手在熟睡的孩子头上摸一下,孩子吓得哭起来,然后就发烧,讲呓语而从此得病,几天后热退病去,但聪明机灵的孩子却变成了疯疯癫癫的傻子了。人们怕祟来害孩子,就点亮灯火团坐不睡,称为“守祟”。在嘉兴府有一户姓管的人家,夫妻俩老年得子,视为掌上明珠。到了年三十夜晚,他们怕祟来害孩子,就和孩子玩。孩子用红纸包了八枚铜钱,拆开包上,包上又拆开,一直玩到睡下,包着的八枚铜钱就放到枕头边。夫妻俩不敢合眼,挨着孩子长夜守祟。半夜里,一阵巨风吹开了房门,吹灭了灯火,黑矮的小人用它的白手摸孩子的头时,孩子的枕边竟裂出一道亮光,祟急忙缩回手尖叫着逃跑了。管氏夫妇把用红纸包八枚铜钱吓退祟的事告诉了大家。大家也都学着在年夜饭后用红纸包上八枚铜钱交给孩子放在枕边,果然以后祟就再也不敢来伤害小孩子了。原来,这八枚铜钱是由八仙变的,在暗中帮助孩子把祟吓退,因而,人们把这钱叫“压祟钱”。又因“祟”与“岁”谐音,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被称为“压岁钱”了。又有一种说法:小孩的是“压祟钱”,老人的才是“压岁钱”。老人的“压岁钱”是为了他们不再增长岁数,可以多活几年。

  又是一年过去,想到自己给别的孩子发压岁钱,就想起了那些难忘岁月里压岁钱的辛酸却快乐的过去。

  小时候,我们住在农村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赚钱门路,只有一点点家里的土鸡的鸡蛋,也仅仅是能换一些盐吃,有学生的家庭还要给孩子买一些铅笔盒本子,就这已经给很多家庭带来了沉重负担,所以过去文盲很多。当然我上小学很大一段时间是属于文革时期,很多人都对学习不重视,所以在学校混日子不学习的人大有人在,即使你没有铅笔不做作业也没有人管你。因此即使有的人貌似初中毕业高中毕业,实际水平却十分可怜。

  但是,幸运的是我有一个非常重视学习的父亲,不管是在文革时期还是恢复高考后对学习重视的时候,父亲对我的学习一直非常上心。因此我上学的铅笔一直都有,必须的作业本也总是能够购买。不过因为家里实在太穷,为了节省开支,当时当大队支书的父亲就购买便宜的白草纸,母亲把用尺子草纸剪成作业本大小,然后再用尺子在每页纸上用复写笔照住作业本的样子打行,为了能加快速度,我记得父亲总是用复写纸在一下子打行三页,这样做成的作业本可以省一些钱。当时上学的学生也有不少人使用这样手工制作的作业本。

  还有一种就是铅笔,铅笔有两种,一种没有带橡皮,记得当时价格是2分钱一支,还有一种是带橡皮的是三分一支。当时因为家里没钱,经常使用的是没带橡皮的铅笔。那个年代,即使不带橡皮的铅笔,我们也会使用到“寸头”,也就是一寸那么短,当时根本谈不上握笔的姿势,仅仅只能用三个指头尖写字,因为家里没钱买铅笔,父母教育就是让我们如何节省,也就是把一根铅笔的使用价值彻底“榨干”。记得有一次我新购买的一支铅笔不慎摔在地上摔“惊”了,只要用小刀一削,笔芯就断,因为无法向父母交代,让我哭了一整天。

  还有一种难处如何削笔,用小刀削铅笔还真是一个技术活,为了不至于浪费笔芯,我每次削铅笔都非常小心,唯恐削断笔芯造成浪费。从铅笔外皮削起,小心翼翼削到笔芯位置开始放慢速度,等一圈都削的差不多了才开始刮铅也就是把笔芯削尖。刮铅是把笔芯放在自己的手指头尖上进行,这样才有感觉笔尖是不是刮的可以写字了。

  因为每天不停的写作业,不停的用笔,所以就需要不停的刮铅,因此每天我的左手指尖都是黑的,准确的说是灰色的,因为铅笔笔芯就是灰色的铅芯。当时班上一个同学有一个铅笔机,也就是专门削笔的铅笔机,价格是好像是五分钱。每次看到人家用铅笔机削笔,从削笔机上边出来一层层木屑,然后笔尖自动削的很均匀很实用,就羡慕不已,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有一个削笔机。那个时候,拥有一个价值五分钱的削笔机,就是我当时最大的梦想。

  如我所愿,那年冬天,我试探着请求父亲,如果年终我语文数学都考100分,给我五分钱压岁钱,父亲立刻就答应了。期末考试后,我就期待着我的分数,当我得到了预期的考试结果,高高兴兴地找到正在村委(当时叫大队)忙碌的父亲时,父亲说等大年初一好奖励我,其实也就是准备在大年初一用“以奖代补”的形式给压岁钱。尽管当时有一点小小的失望,但是计算大年初一也没有几天,就对新年充满了期待。

  过去在我们那个年代,多数家庭的经济状况很差,一般家庭给不了压岁钱,即使给就开始一分二分,五分、一毛地给,还要给老人磕头才拿得到。不像现在压岁钱不稀罕了,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千。随着经济条件越来越好,压岁钱的传统寓意渐渐走样,大人们拼面子发压岁钱,孩子们也开始比谁拿到的压岁钱多。不过搁手里攥着的少了,有的被爸妈拿去了,有的存银行了,还有就是自己花了。

  那年的大年初一,是我最高兴的一天,我除了兄弟姐妹都有的2分钱压岁钱外,父亲额外奖励了5分钱压岁钱。当我高高兴兴地到庙怀国家的供销社递上五分钱购买削笔机时,心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,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削笔机,我终于可以不在为削笔犯愁,手指头上再也不会每天漆黑一片了。

  我姑姑家在嵩县何村乡桥头村的南河自然村,姑父马华岳是老教师,因为地主成分,在过去讲成分的年代,长期以来生活的一直小心翼翼。地富反坏右是一个历史性词语,简称“五类分子”(也有称四类分子,就是不说最后一个),也有叫“黑五类”的。“地”是指地主分子;“富”是指富农分子;“反”是指反革命分子;“坏”是指坏分子;“右”是指分子。当时我们国家对这些人当时的原则是,只许规规矩矩,不许乱说乱动。

  我发现当年的很多老教师成分很多都是地主成分,我发现即使在旧中国,那些有钱的地主和财主们都是重视子女的教育的。我姑父马华岳就是他父亲培养出来的一个优秀人民教师,他曾经长期在何村桥头、何村,瑶北坡村等很多村学习任教,教出来的学生不计其数,可以说桃李满天下。他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就是我的两个表哥耳濡目染,被我姑父教育的还可以,都是教师。到现在俩表哥过着尽管不很富裕但很幸福的生活。

  尽管是地主成分,但是国家对我姑父当教师应该取得的报酬却没有扣减,因此,我小时候就知道我们亲戚里,只有我姑父是铁饭碗吃公家饭的人。但是姑父自己生活却十分简朴,平时不舍得花一分钱狂外钱,即使到老年姑父他自己患了癌症,也念念不忘让表哥早点把他从医院带回家治疗,不然亲人在他身上花“冤枉”钱。

  正因为姑父当年每月都有几十块钱工资,所以,每年去姑父家瞧亲戚,我们兄妹都急着前往,以便能得到五分一毛的压岁钱。

  记得那一年去姑姑家瞧亲戚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我和大哥一起去桥头南河姑姑家。出了家门,我们惊讶地发现,外面已经变成了银色的世界,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落下,房顶白了,树白了,一切都白了。冬季白天的时间很短,所以母亲让我们早上早早起来,简单吃了早饭,就让我和大哥步行一起去13华里外的何村乡桥头村南河村民组姑姑家。那个年代别说汽车摩托车,就是自行车也是稀有交通工具,我们出行基本都是步行,走十几华里的路程对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,加上当时老洛栾公路基本没有车,所以我们出门父母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地方。

  当时我和大哥年龄都不大,还是顽童的岁月,我站在雪地里,高兴地抬头望雪,雪花打着转转下落,落到了我们的头发上、身上,凉凉的,很舒服。路上,我们还不停的打雪仗,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桥头村。

  桥头村在老洛栾公路边,而属于桥头村管辖的南河村民组却只能从桥头村边坡上翻坡过去。因为下雪,路上人也少,所以去南河村的路很难找到可以下脚的台阶。我和大哥跌跌撞撞的在坡上走来走去,其中一次跌到还把装麻花的篮子都摔在地上老远,把麻花也摔碎了不少。那些年转亲戚大部分都是麻花篮子,礼篮子很少(就是一份二三斤的猪肉加一点粉条就叫礼篮子),因为大多数人都没钱买肉。我们摔碎麻花篮子时,也是吓的不轻,不过想想姑姑也不会把这些告诉父母,也就放心了。

  春节期间到亲戚家瞧,亲戚一般会给小孩子压岁钱。我那天去也是冲着压岁钱和中午那红烧肉去的,压岁钱的期望值是五分钱(当时五分钱也有纸币五分的)。当时过年中午待客吃饭是四个菜,基本上是粉条为主,类似今天的杂烩菜,但是当能做饭的人会打菜,一般是四碗或者六碗,其中红肉一碗、酥肉一碗(其实垫底还是粉条,红肉、酥肉仅仅在上边几块)、粉条豆腐(豆腐干)一碗、粉条红萝卜一碗。当年饥饿的我那天吃肉不少,吃饱之后,急等着姑姑和姑父发压岁钱。

  那天去瞧姑姑家的是两家人,一家是我和大哥也就是姑姑的娘家侄子,另一家是姑父的外甥。吃完饭,都说要走,姑姑我里屋回蓝(就是瞧亲戚篮子回去不能空着,要装一点东西),我跟着姑姑去取篮子,出来看见姑父给大哥和姑父的外甥每日发了崭新的一角钱,两个人还假装斯文的虚让了一小会就笑纳了。我看见姑父的外甥还拿着那张崭新的一角钱左看右看,我激动的心就要蹦出来了,线毛钱。于是赶快跑到正给大哥说话的姑父前,说大哥咱开始走吧。

  我说这话声音很大,就是说给姑父听的,我设想的就是姑父一定会听见我说该走了,把属于我的那一毛钱压岁钱给我,我也学着大哥虚让一下就笑纳。可是,剧本走样了,姑父听了我说的话,说你们路上别贪玩,早点到家,甭让你们爹妈应记。接住说那你们走就早点走吧。

  没有给我压岁钱?没有给我压岁钱?这是怎么了?我大脑一片空白。是姑姑和姑父忘记了吗?还是觉得我小?还是········我当时蒙了。我不知道怎么走出的姑姑家大门,我怎么也想不到姑姑和姑父竟然不给我压岁钱。不行,我不能就这么倒霉,得想办法。在出了姑姑家大门上坡前,我突然捂着肚子喊起来,说自己肚子痛,吓得大哥搀扶着我直喊。还在门口目送我们离开的姑姑姑父立刻就跑上前把我又搀扶到家里,说让我停一会儿再走。

  躺在姑姑的床上,看着神情紧张的姑姑和姑父,我真的想说我其实不是真的肚子痛,是因为你们没有给我压岁钱。可是我没有敢说,也不会说,那样会显得我太没有教养和素质了,可是我又不甘心。怎么办?只能继续装,哪怕留下不走,也要拿到压岁钱,何况是崭新的一毛钱啊!

  等了快一个小时,我还说肚子疼,大哥无奈把我留在姑姑家自己先走了。我看大哥走了,心想既然住下了,就从长计议,不愁找不到机会让姑父给我压岁钱。

  晚饭是中午的剩菜热热,再遛一些馒头就着吃。晚饭后都在烤火,我在吃饭前就是肚子不疼了,因为那时天已经黑了,姑姑姑父肯定不会让我一个小孩子走的。晚上烤火时,我故意给姑姑姑父说我老想买削笔机,不知道多少钱。这个时候姑姑突然把姑父叫在里屋说话,其实他们俩说话我听的很清楚,姑姑说:你今个是不是没有给云霞(我小名)发钱?姑父说:你不是给他了们?姑姑说:我知道云霞是杂了。咱俩把云霞的压岁钱失迷(忘记的意思)了。

  当天晚上,我终于得到了那一毛钱压岁钱,也是崭新的一角钱。那天晚上,我拿着那张新一角左看右看,生怕一角钱再丢了。晚上我把这一角钱压在枕头下,第二天早上醒来先看看枕头下,摸了抹硬邦邦的一角纸币(当时新一角纸币用纸感觉很厚,摸着很硬)还在,就又开始做梦了。

  第二天,为了把骗局做圆满,我在当天上午又装了一会儿肚疼,但是很快就说好了。那天午饭后,姑父冒着雪把我送回了窑北坡家里。当时也没有电话,姑姑和姑父是怕我肚疼的事情让我父亲操心应记,所以专程送我回家。

  时光荏苒,岁月匆匆。不知不觉中,我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,转眼间姑父离开我们已经20多年,姑姑离开我们也有十几年了。看着镜子里日渐苍老的自己,真实感受到了岁月的无情。让姑姑姑父现在给我哪怕一分钱的压岁钱都是奢望了,但是那个岁月里,那个年代里的点点滴滴,却像复印件一样在我脑海一遍遍浮现。过去曾有过的迷茫和孤单,那个岁月曾有过的笑料和言语,都是我们生命里最美的印记。

  点我【热点】都是腰间盘,你怎么这么突出?嵩县湖滨花园9号楼火了!

  水现在三块多一吨,那得浪费多少呢 那亏损的水有谁来出…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估计还是来百姓的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qq彩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 q彩票  ICP备案编号:粤ICP备52139865号网站地图